刘仁轨:唐朝时期宰相,以直言敢谏闻名

  ,字正则,时期宰相、,之后。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刘仁轨出身尉氏,他自少孤贫,却恭谨好学,成年后博涉文史。在唐太宗时以直言敢谏闻名,累官至给事中。即位后,历任青州刺史、带方州刺史、同中书门下三品等职。镇守百济期间,因救援新罗,并在大败倭国、百济联军而名震天下。一度以洮河道行军镇守大使受命防御。摄政时,担任西京留守,封乐城郡公。

  垂拱元年(685年),刘仁轨逝世,年八十四。册赠开府仪同三司、并州大都督。即位,加赠太尉。时,追谥“文献”,并配享高宗庙廷。撰有《行年记》《永徽留本司格后本》等,今已佚。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刘仁轨自少家境贫寒,但爱好学习,适逢末年的农民起义,他无法专心地读书。每当劳动之余,刘仁轨就伸出手指在空中或地上写写划划,来巩固所学的知识。到后来,开始以学识渊博而闻名。

  武德(618年-626年)初年,河南抚大使任瑰起草奏疏议论国事,刘仁轨看到那份草稿,替他修改了几句话。任瑰对他的才学感到惊异,于是赤牒(临时授官的一种文书)任命他为息州参军。

  不久后,刘仁轨被调为陈仓县尉。当时,折冲都尉鲁宁骄纵违法,历任陈仓县官都无法制止他。刘仁轨就职后,特地告诫鲁宁不得重犯,但鲁宁仍凶暴蛮横如故,刘仁轨于是用刑杖将他打死。州里的官员将此事禀告朝廷,唐太宗愤怒地说:“一个县尉竟打死了我的折冲都尉,这能行吗?”把刘仁轨召进朝廷责问。刘仁轨回答:“鲁宁侮辱我,我因此杀了他。”太宗认为刘仁轨刚毅正直,不仅不加惩处,反而提拔他为咸阳县丞。

  贞观十四年(640年)秋,太宗准备到同州(今陕西渭南)围猎。当时秋收还没有结束,刘仁轨上表劝阻。太宗于是下诏慰劳说:“你的职位虽低,但竭尽忠诚以奉事国家,所论之事,朕都十分赞赏。”不久,刘仁轨被授为新安,累官至给事中。

  屡遭陷害

  刘仁轨虽为官清廉刚正,但是为得宠的中书侍郎厌恶。唐高宗显庆四年(659年),刘仁轨因处理“毕正义案”得罪李义府,被贬为青州(今山东青州)刺史。

  显庆五年(660年),高宗发兵征讨百济,刘仁轨奉命督海运。李义府在明知时机不当的情况下,强行督促他出海。结果,船队在途中遇风沉没,死伤严重。朝廷派监察御史袁异式审讯。结案后,李义府对高宗说:“不斩刘仁轨,无法向百罪。”舍人源直心说:“海风暴起,这不是凭借人力所能预料的。”高宗于是仅将刘仁轨免职,以白衣(平民)的身份随军。 李义府又示意郎将刘仁愿将他杀死,因刘仁愿不忍而作罢。

  同年,左武卫大将军平定百济。战后,刘仁愿被任为都护,与新罗王金春秋的少子金仁泰共同镇守百济都城泗沘城(今忠清南道扶余郡)。唐朝在百济设立熊津都督府,任命左卫中郎将王文度为熊津都督。但王文度在渡海时病亡,高宗于是授刘仁轨检校带方州刺史,代替王文度统军。

  

  显庆六年(661年),百济旧将僧道琛、鬼室福信等人立故王子扶余丰为王,兴起百济复国运动,起兵反抗唐军,围攻刘仁愿于府城。刘仁轨与新罗军一起援救刘仁愿,并击退围攻百济军,与城中的刘仁愿会合。当时,苏定方围攻都城平壤已久,因战事不利,又值大雪,遂退出平壤。刘仁轨自请留守百济。

  高宗令刘仁轨率部前往新罗,与金法敏商议唐军去留的问题。众将士都想回国,刘仁轨回奏称:“按照《春秋》的义理,大夫出征国外,只要是可以使朝廷安宁、国家有利的事,就可以行使专断之权。如今皇上准备消灭高丽,首先消灭了百济,留下部队镇守,控制了它的要害。虽然叛贼强横,但我们防备很严密,应当磨好刀枪,喂饱战马,趁它没有准备,打它个措手不及,百战百胜,这样就可以安士卒之心。然后分兵占据险要地带,打开局面,飞传表文,奏闻圣上,请求朝廷增派军队,朝廷知道战绩,必定声援接应,敌人就可消灭了。眼下平壤没有攻克,熊津又要放弃,那么百济死灰复燃,消灭高丽就不知是哪年哪月了。况且我们现在以区区一城(熊津府城)居于乱贼中心,如果此城失守,我们就会成为逃亡的罪人。即使进驻了新罗国,但这正像客人一样,万一发生了意外之事,后悔还来得及吗?百济的扶余丰对鬼室福信心怀猜忌,,势必支撑不了多久。我们应当坚守待变,届时再乘乱消灭他们。目前还不可轻举妄动。”

  刘仁轨的谏奏不但让高宗满意,众臣也交口称赞。事态的发展果如其料。在时机成熟后,刘仁轨先发制人,派人侦察鬼室福信修建的真岘城(今韩国镇岑县)军情。随后,他引新罗军乘夜袭击真岘城,悄悄攀墙,至拂晓破城而入。唐军自此“遂通新罗运粮之路”。

  白江扬威

  百济王扶余丰猜疑鬼室福信争权,将其杀死。他又闻唐军骤至,急遣使者到倭国、高句丽求援。

  龙朔三年(663年),倭国将领毛野稚子等率二万七千人攻新罗,朝廷令右威卫将军师率军渡过渤海到来,与刘仁轨等会师。唐军士气因而大振。

  这时,众将讨论进攻目标,有人说:“加林城(今韩国忠清南道扶余郡林川面郡司里)是水陆交通要道,何不首先攻打它?”刘仁轨说:“加林城地势险阻守卫坚固,进攻就会大量伤亡,守卫也会旷日持久。周留城(今韩国忠清南道舒川郡旧韩山邑)是敌巢,敌军头目都集聚在那里。如果攻克周留城,其余各城自然就好夺取了。”

  按照唐军部属,孙仁师、刘仁愿及新罗国王金法敏于是率领陆军进发,刘仁轨则与杜爽、扶余隆率水军沿着熊津、白江进军,与陆军会合。刘仁轨在白江口遇上了倭军,唐军四战皆捷,焚烧倭国战船四百艘,一时间“烟焰涨天,海水皆赤”,倭军大败。扶余丰脱身逃走,所佩宝剑被缴获。百济王子扶余忠胜、扶余忠志率领自己的兵众及倭国、耽罗国使投降,只有主帅迟受信占据的任存城(今韩国忠清南道礼山郡凤首山)还未被攻克。

  当初,苏定方灭亡百济,主将沙吒相如、黑齿常之纠集溃卒,凭借险要地势接应鬼室福信。白江口之战后,二人投降唐军。刘仁轨展示诚意,让他们攻取任存城来证明自己的真诚,又为其补充军械、粮草。孙仁师认为此举可能会招致他们反叛,刘仁轨说:“我观察沙吒相如、黑齿常之真诚并有谋略,乘机立功,还怀疑什么?”沙吒相如等最终攻克了任存城,迟受信独自逃往高句丽,百济的残余势力被全部消灭。孙仁师等人班师回朝,朝廷令刘仁轨率军留镇百济。

  治理百济

  百济两次遭受战乱,境内受到严重的破坏,刘仁轨命令对死者进行掩埋祭奠。他重新登记户籍,设置官署属吏,开辟道路,建设村庄,修复堤坝塘堰,救济贫困人家,鼓励农业生产,替他们建立土地神庙,百济的民众都安居下来。守军于是垦种土地,筹划平定高句丽。

  刘仁愿回到京城,高宗慰问他说:“你本是武将,但这次写来的奏表文书,写得非常得体,这是怎么做到的?”刘仁愿回答说:“都是刘仁轨的手笔,不是我能写出来的。”高宗赞赏刘仁轨,破格提拔他六级官阶,正式任命他为带方州刺史,并在长安奖赏一处住宅,加赐其家属。高宗特派使者送去盖有御印的文书,对刘仁轨进行表彰。

  在太宗贞观、高宗永徽年间,朝廷都特派使者慰问祭奠阵亡的将士,有的还把赠授的官职爵位转授给他的后辈担任。显庆以后,奖赏出征将士的事几乎不复存在。到平百济、围平壤时,有功的人完全没有甄别任用。州县征募兵役,人们不愿当兵出征,身体健壮、家境富裕的人,用财物到官府打通关节,都可以逃避征调。招募到的人都愚弱贫困,缺乏斗志。刘仁轨全面论述了不计功行赏的弊病,要求朝廷对出征将士给予慰劳奖赏,以便鼓舞士气。刘仁轨还呈递奏表,建议任用百济王子扶余隆来安抚百济民众。高宗对他的建议表示同意,并授扶余隆为熊津都督。

  当时,刘仁愿任卑列道总管,高宗令他接替刘仁轨驻守百济,然后二人再一起回国。刘仁轨说:“皇上巡视各地,还要筹划平定高丽。眼下正值农忙季节,如果官兵全被接替,新来的人不熟悉情况,万一这里发生变故,谁能保卫?不如留下原来的部队收割完毕之后,分批派他们回国。我应当留下,还不能离开。”刘仁愿不同意,说:“我只知道执行诏令。”刘仁轨说:“不对。如果对国家有利,知道该做就没有不做的,这是臣下应守的节操。”于是向朝廷陈述利害关系,请求留守百济。高宗同意,并因此认为刘仁愿不忠。

  位极人臣

  麟德二年(665年),高宗到泰山时,刘仁轨带领新罗、百济、儋罗、倭国等四国的酋长奔赴泰山参加祭典集会。高宗大悦,擢升刘仁轨为大司宪兼知政事。

  乾封元年(666年)六月,刘仁轨迁右相,兼检校太子左中护。根据前后战功,高宗封刘仁轨为乐城县男。

  总章元年(668年),刘仁轨出任辽东道安抚副大使、辽东道行军副大总管、熊津道安抚大使兼浿江道总管,他先于六月前赴新罗征调其兵马夹攻高句丽,然后北上,作为司空李勣的副手,协助其攻灭高句丽。次年,唐军回师,他以辽东道安抚使兼右相的身份与泉男生厘定安东都护府州县。

  总章三年(670年)正月,高宗允准称病的刘仁轨致仕,加金紫光禄大夫。数月后复出,被任命为陇州刺史。

  咸亨三年(672年),刘仁轨入朝为太子左庶子。十二月,升任同中书门下三品,并监修国史。

  咸亨四年(673年)三月,因“许敬宗等所记多不实”,高宗令刘仁轨等改修国史。

  咸亨五年(674年),因新罗吞并熊津都督府(百济故地)及支援高句丽遗民作乱,高宗决定讨伐新罗,任命刘仁轨为鸡林道大总管,东征新罗。刘仁轨率唐军横渡瓠芦河,攻克新罗重镇七重城。以功进封为乐城县公,他的儿子以及侄子中有三个人被授予上柱国头衔,乡里为此感到光荣,把他的故居称为“乐城乡三柱里”。 次年,刘仁轨从新罗前线被召还入朝,任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三品兼太子宾客、监修国史,仍旧主持政务。

  仪凤二年(677年)五月,吐蕃进犯扶州(治同昌,今甘肃文县)临河镇,唐军兵败,朝廷任命刘仁轨为洮河道(军在鄯州城内)行军镇守大使,以图取吐蕃,“于是始有久戍之役”。刘仁轨的建议屡遭中书令李敬玄反对,他因此怀恨在心。刘仁轨明知李敬玄不是将才,但是因为一心想报复李敬玄,所以上奏道:“西边镇守的重任,非李敬玄不可。”李敬玄推辞不掉。次年九月,李敬玄在青海之战中兵败,被贬为衡州刺史。

  永隆二年(681年),刘仁轨兼任太子太傅。不久后,他上疏请求致仕。高宗同意他辞去尚书左仆射之职,仍以太子太傅之衔知政事。

  留守长安

  永淳元年(682年),高宗游幸东都洛阳,留皇太子在长安处理军政事务,令刘仁轨与裴炎、薛元超辅佐太子。 次年八月,李显奉诏赶赴洛阳,由唐昌郡王李重福继任(一作皇太孙李重照)留守,刘仁轨任副留守。

  弘道元年(683年)十二月,高宗驾崩,皇武则天执政,加授刘仁轨为特进。

  光宅元年(684年)二月,李重照被废,刘仁轨又被任命为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三品,专任西京留守,独自主持长安的留守事务。

  武则天特意写信给刘仁轨,将其与留守关中的西汉名臣并称。刘仁轨却以年老体弱为由而上疏推辞,请求免除自己的留守之任。他还乘机陈述西汉乱政败亡之事,以申明对武则天的讽谏之意。

  武则天览奏后,派侄子专程前往长安慰问刘仁轨,向其解释道:“今日因正在守丧不能开口发布政令,眇身我(武则天)暂时代替他处置政事。劳您从远处劝诫,又上表声称年老多病要辞职,内多责备抱怨,使我忧虑不安进退无据。你又说‘吕后被后代耻笑,吕禄、给带来灾难’,比喻实在深刻,使我欣慰和惭愧交集。您忠贞的操守,终始不变;劲直的气节,古今罕比。开始时听到这种话,怎能不感到迷惘;静而深思,足为借鉴。而且宰相之位,是百官的楷模,何况您是先朝旧臣,为远近所注目。希望您以匡正补救国事为怀,不要以年迈为由请求退休。”不久,朝廷进封刘仁轨为乐城郡公。

  

  垂拱元年(685年),刘仁轨遵从新令,改任文昌左相、同凤阁鸾台三品。正月二十二日(3月2日) 刘仁轨逝世,享年八十四岁。武则天为其辍朝三日,命在京官员依次到他家中吊祭,追赠开府仪同三司、并州大都督,陪葬乾陵,赐其家实封三百户。

  唐中宗李显重新即位后,因为刘仁轨是“春宫旧僚”,追赠他为太尉。唐玄宗开元(713年—741年)年间,经刘仁轨之孙、秘书少监刘冕申请,玄宗下诏为刘仁轨立碑,并赐谥“文献”。

  天宝六载(747年)正月,刘仁轨与尚书右仆射褚遂良、司徒高季辅一同配享唐高宗庙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