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卓作为吕布的义父 吕布为什么联合外人谋杀自己的义父

  对和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趣历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吕布为何与王允合谋诛?

  《演义》里著名桥段,王司徒巧施连环计,吕布手刃义父董卓。可笑,董卓至死还不了解干儿吕布为何要背叛自己。

  一句“吾儿奉先何在?”

  得到的回应却是“有诏讨贼!”

  在王允的连环计中,有一个关键的人物,王允的养女,她和吕布还有一段“凤仪亭吕布戏貂蝉”的佳话。

  吕布杀董卓真的是因为貂蝉吗?

  《 》里没有貂蝉,倒是有过吕布与董卓的一个婢女私通的记载,这名婢女是董卓府上的,也不是王允的使用的计谋。

  其实,在吕布杀了丁原投降董卓后,董卓待吕布还是不错的。

  “卓以布为骑都尉,甚爱信之,誓为父子。稍迁至中郎将,封都亭侯。”——《三国志》

  丁原算不算吕布的干爹不好说,而董卓肯定是了。“誓为父子”道出了两人的关系。

  《三国志》里连刘关张的三结义都没有明确记载,只是含糊地说三人“恩若兄弟”。而这里吕布和董卓“誓为父子”,显然是举行过仪式,摆过枝的。

  所以,当初,吕布可以毫不犹豫的一刀砍了丁原脑袋。而杀董卓时,吕布其实是有很多顾虑,犹豫不定的。

  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吕布对第二任干爹又举起了屠刀了呢?

  吕布是五原郡九原人。(九原县的县治在今内蒙古包头市九原区,所以便有了“包头吕布”的戏说。)不过五原郡在时属并州。并州的州治在太原郡。

  董卓时凉州派军阀的头子,吕布属于并州派系,但却与牛辅、董越、段煨、胡轸、徐荣等董卓凉州军的核心将领同为六大中郎将,在将军还没有的时候,吕布的中郎将是很值钱的。而当时的李傕、郭汜等西凉骁将的职务都是军中的校尉,比吕布还低了一级。并且在中郎将中,吕布是唯一 一个被封侯的将领,“封都亭侯”显示了吕布在董卓军中具有超然的地位。

  可是蜜月期过后,董吕的矛盾开始显现出来了。

  一、作为董卓的私人保镖和家将,吕布委屈又无可奈何。

  卓自以遇人无礼,恐人谋己,行止常以布自卫。——《三国志·吕布传》

  董卓让吕布当自己的贴身保镖,这期间发生了两件事:

  “然卓性刚而褊,忿不思难,尝小失意,拔手戟掷布。布拳捷避之,为卓顾谢,卓意亦解。由是阴怨卓。”——《三国志·吕布传》

  “卓常使布守中閤,布与卓侍婢私通,恐事发觉,心不自安。”——《三国志·吕布传》

  董卓是军人出身,性情暴戾,某天因一件小事,董卓大发雷霆,竟然抄起手戟就向吕布掷去。手戟是古代常见的短兵器,用来近战防身或投掷。董卓是军人出身,又膘肥体壮,这一戟掷过去,普通人很可能当场毙命。多亏吕布身手敏捷闪身躲过。

  受了委屈,吕布还得赶紧叩头谢罪。董卓也冷静下来,接受了吕布的赔罪。虽然事后两人和解了,但此事却给吕布留下了心理阴影。

  吕布作为董卓的私人保镖和家将,经常在董卓府上走动,董卓使吕布“守中閤”,“中閤”就是内院。吕布一个大小伙子在深宅内院自然难安分,于是,和董卓一个婢女有了偷情的机会。

  因为害怕被董卓发现,吕布每天处于“心不自安”的恐惧之中。

  二、作为并州人,受到凉州军派的眼红和排挤。

  董卓的手下大都是凉州人。而吕布是并州人,却得到了董卓的宠信,这让很多凉州人不满。

  中平二年(191)初,率军到达梁县阳人城。董卓派遣胡轸为大都督,吕布做他的副手,去阳人城迎战孙坚。

  这个胡轸历史上背景深厚,是凉州的豪强,在凉州军的地位和威望比刚投到董卓麾下的吕布高得多。吕布被董卓收为义子地位蹿升,当然会引起董卓军内部既得利益者的眼红,这位胡轸就是典型。

  胡轸有意立威,于是出征前宣布:“此番出征,我必须斩一员青绶大将,军纪才能严整!”

  所谓青绶,时用来指代秩比二千石以上的高级官员。这显然是对吕布而来的。

  战前就不和,这样的大军哪能打仗,胡轸军大败,还被孙坚斩杀了帐下都督华雄。

  这下,吕布和凉州军的梁子也结下了。

  王允看出了吕布和董卓的潜在矛盾,开始拉拢吕布。吕布是董卓的心腹爪牙,一般人不敢离间吕布和董卓的关系。可王允和吕布有一层特殊的关系,王允是并州人,和吕布是同乡。他是太原祁县人,而太原是并州的州治。

  “司徒王允以布州里壮健,厚接纳之。”

  王允作为在京师做官的并州人,遇到“州里壮健”吕布,自然要厚接纳之,这个理由很冠冕堂皇,所谓“老乡见老乡”,董卓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他也有一帮凉州同乡呢。

  正是有了这层关系,王允和吕布日渐亲近,王允有了拉吕布入伙的想法。

  “后布诣允,陈卓几见杀状。时允与仆射士孙瑞密谋诛卓,是以告布使为内应。布曰:"奈如父子何!"允曰:"君自,本非骨肉。今忧死不暇,何谓父子?"布遂许之,手刃刺卓。”

  老乡之间有话就好说了,吕布对王允很信任,把董卓投戟刺自己的事和王允说了,王允马上策反吕布。

  一句“君自姓吕,本非骨肉。今忧死不暇,何谓父子?”

  彻底打消了吕布的顾虑。王允深知吕布这个人,你和他讲什么家国忠奸的道理,他不一定听得懂,必须要点中他的切身利益,他才能愤然而起。

  在这种情况下,司徒王允趁虚而入,以老乡的身份策反了吕布轼诛杀董卓。

  事成后,

  “允以布为奋武将军,假节,仪比三司,进封温侯,共秉朝政。”

  吕布的温侯不是董卓封的,是和王允共秉朝政后,才进封的温侯。

  诛董卓后,董卓的部将还在各处。卓女婿中郎将牛辅典兵别屯陕,分遣校尉李傕、郭汜、张济略陈留、颍川诸县。

  本来,王允和吕布只要喊出”只诛首恶,其余不论“的口号,局面便能迅速稳定。

  可是由于凉州军人是董卓旧部,主持朝政的王允打算削弱凉州军人的权力。

  而吕布呢?

  “布自杀卓后,畏恶凉州人,凉州人皆怨。”杀董卓的是吕布,吕布因而畏恶凉州人。

  这实际上是凉州帮和并州帮在京城的一次大火拼。

  吕布先派他的同乡李肃去攻打在陕的董卓女婿牛辅,虽然大败,可是不久牛辅被部将所杀。

  “比傕等还,辅已败,众无所依,欲各散归。既无赦书,而闻长安中欲尽诛凉州人,忧恐不知所为。用策,遂将其众而西,所在收兵,比至长安,众十馀万。”

  等到董卓部将李傕郭汜回来,牛辅已经兵败,凉州军无所依,准备各自回凉州。吕布和王允清除董卓残部的计划几乎要成功了。

  然而,在这个时候,凉州军中出了一个大能人。他及时阻止了凉州军的溃散。此人便是凉州武威郡人贾诩。毒士贾诩不用多说了吧,在他身上也吃了不少亏。

  毒士贾诩的计谋够损够坏,他出谋在凉州散布谣言,说王允要尽诛凉州人。李傕郭汜在凉州招兵十万余人,浩浩荡荡杀往洛阳。

  “允闻之,乃遣卓故将胡轸、徐荣击之于新丰。荣战死,轸以众降。”——《董卓传》

  非凉州籍的徐荣战死了,胡轸本就是凉州人,干脆加入了叛军。

  李傕郭汜与卓故部曲樊稠、李蒙、王方等合围长安城。十日城陷,与布战城中,布败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