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世如何评价薛元超?有哪些与他相关的轶事典故?

  薛元超,本名薛震,字元超,时期宰相,内史侍郎之孙,太常卿薛收之子。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薛元超出身河东西祖第三房,袭封汾阴县男,以门荫入仕。历任太子舍人、给事中、中书舍人,迁黄门侍郎,出任饶简二州刺史,入为东台侍郎,进爵汾阴县侯。仪凤元年(676年),授中书侍郎、同平章事,迁中书令,成为宰相。任相七年,多次辅佐监国,以金紫光禄大夫之职致仕。

  光宅元年十二月(685年1月),病逝,追赠光禄大夫、秦州刺史,文懿,陪葬于乾陵。家学渊源,精擅文辞,预修《》时“笔削之美,为当时最”。朝,有“朝右文宗”之美誉,大力引荐、、崔融等文士,支持变革龙朔文风,引领初唐文学的发展。

  轶事典故

  幼年异语

  薛元超幼年时,曾随同郡名士韩文汪学习《左传》。他读到“狩河阳”一节,丢下手中的书,长叹道:“难道没有良相吗?怎能让天子屈尊去会见诸侯呢,这实在是大失体统。”韩文汪惊异不已。

  妙解忠孝

  薛元超每当读到历史上忠臣孝子的传记,都会心怀感慨,流涕不已。他常认为帝舜不是孝子,朱云并非忠臣。这很不符合当时的传统观念,时人都非议不止。薛元超解释道:“世上岂有传扬君父的过错,却反被称为忠孝的道理?”

  见石思祖

  官衙内有一块磐石,薛元超的祖父薛道衡担任中书侍郎时,经常趴在磐石上草拟制书。后来薛元超每次看到这块磐石,都会想到祖父,流涕不止。

  君臣白首

  薛元超早年便是唐高宗的东宫辅臣,与高宗君臣相知三十余年。高宗晚年曾非常感慨地对薛元超道:“我们都还年经力壮之时,便已是君臣。如今岁月倏忽,三十多年过去,我们都已老了。昔日贤臣良将,如今都已不在,只有你我二人还能白首相见。遍观史籍,君臣之间能够共终白首的又有多少人呢。”

  平生三恨

  薛元超晚年曾自述平生有三大憾事:一是没能参加以及第,二是未能娶山东五姓的女子为妻,三是不能参与编修国史。在后世,“元超三恨”被视为与门阀观念影响于政治与世风的典型材料。

  人物评价

  :不见婕妤侄数日,便谓社稷不安。

  :元超父事我,雅杖名节,我令元超事汝,汝宜重之。

  :① 使卿长在中书,一夔足矣。② 朕之留卿,若去一目,若断一臂。③ 览卿疏,若暗室而照天光,临明镜而睹万象。

  杨炯:① 公含天地之间气,依日月之末光,能备九德,兼资百行,探赜索隐,极深研几。龆龀之际,羞言霸道;词赋之间,已成王佐。……公地藉膏腴,姻连戚里。鼎湖长往,拜卿子而为郎;金榜洞开,徵列侯而尚主。遂乃弹冠筮仕,策名委质。叩天门于画阙,攀凤翼于紫宸。凡升右辖者一年,居外台者两郡,四迁门下,二入中书,申能燮理我阴阳,经纬我天地,盐梅我宝鼎,梁楝我宸极,理百官而察万人,平邦国而和上下。借如、天老,左右轩皇,、,谋猷汉室,未有一心事主四十余年。参两宫而出入,历三台而陟降。合其道也,大壑纵其鲲鹏;遇其时也,名山出其□雨。功成辅弼,德迈几深。……以王佐之才,逢太平之会。抚绥万国,康济兆人。力牧辅轩皇,未为尽善;佐,犹有惭德。名遂身退,。羽父之请鲁君,抑惟旧典;卫侯之谥文子,庶几前列。(《中书令汾阴公薛振行状》)② 公含纯德而载诞兮,禀元精而秀出。备百行而立身兮,半千年而委质。属天地之贞观兮,逢圣人之得一。若夔龙稷契之寅亮舜朝兮,若萧曹魏丙之谋猷汉室。悬大名於宇宙兮,立大勋於辅弼,如何斯人而有斯疾?若夫家传宝鼎,地辟金沟。文则属词而比事兮,学则八索而九邱,入则东藩之上相兮,出则南面之诸侯。唯尽善兮未善,固虽休而勿休。既知退而知进兮,亦能刚而能柔。大才则九功惟叙兮,大知则万物潜周。崇德广业兮,而不忧。拊循兮弱龄,叨袭兮簪缨。公夕拜之时也。既齿迹於渠阁;公春华之日也,又陪游於层城。参两宫而承顾盼兮,历二纪而洽恩荣。郭有道之青目兮,蔡中郎之下迎。倏焉今古,非复平生。无德不报兮,愿摩顶而至足。有生必死兮,空饮恨而吞声。天惨惨兮气冥冥,月穷纪兮日上丁。藉白茅兮无咎,和黍稷兮非馨。(《祭汾阴公文》)

  崔融:唯公享阴德,承大名,渐之者甘露醴泉,训之者辎车乘马。杜称武库,积庆高于五唯;崔号文宗,宏材掩于三代。天下人谓公为地矣。唯公秀眉目,伟须髯,长七尺四寸,神明如也。定容止,齐颜色,龙章凤姿,,皎若开云而望月,廓若披雾而观山,天下之人谓公为貌矣。唯公神韵萧洒,天才磊落,陈琳许其大巫,称其王佐。立辞比事,润色太平之业;述礼正乐,歌咏先王之道。擅一时之羽仪,光百代之宗匠,天下之人谓公为文矣。唯公下帷帐,列缣缃,覃思研精,该通博极。之坟典,指于掌内;之图籍,忝若胸中。献替王公之言,谋猷庙堂之议,天下之人谓公为学矣。唯公鸟有凤,鱼有鲲,陂澄万顷,,穷达不易其心,喜愠不形其色,山纳海受,物疏道亲,天下之人谓公为量矣。唯公善词令,美声姿,莫见旗鼓,自闻琴瑟,苟非利社稷,安国家,感神明,动天地,则未尝论人物,辩是非,天下之人谓公为言矣。唯公备九德,兼百行,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始于事亲,捧檄而干禄;中于事君,悬车而谢病;终于立身,既没而不朽。天下之人谓公为贤矣。唯公居守太子,有相国之任;会计群吏,有冢宰之;澄清天下,有使臣之誉;弼谐君上,有谏臣之名;平狱称允,有于公之断;举才得宜,有山公之;天规地典,有力牧之用;君歌臣诚,有咎之德;运动兵略,其当周之太公乎?考政事,其当轩之天老乎?梦公形象,其当殷之乎?得卿一足,其当尧之后夔乎?天下之人谓公为相矣。(《大唐故中书令赠光禄大夫秦州都督薛公墓志铭》)

  :①元超既擅文辞,兼好引寒俊,由是时论称美。②元超藉父风望,弼亮宏略,谅非其罪,而再迁流。及登大任,益有嘉谋,汲引多才,以隆弘纳,其感恩之重,时其闻诸?有始有卒,其殆庶几乎!

  范浚:唐薛元超为中书侍郎,高宗谓曰:“得卿在中书,固不藉多人。”是中书得一薛元超,余可省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