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世如何评价许敬宗?有哪些与他相关的轶事典故?

  许敬宗,字延族,时期宰相,他是礼部侍郎许善心之子,东晋名士许询后代。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许敬宗出身高阳,少有文名。隋大业年间中,后担任书佐。其父许善心被杀之后投奔,被任命为记室。李密兵败之后投奔唐朝,补涟州别驾,秦王问其才学召为秦府学士,贞观八年(634年)任著作郎、监修国史,不久迁中书舍人。贞观十年(636年)因事贬官,任洪州都督府司马,之后历任给事中、检校黄门侍郎、检校右庶子、检校等职,其间参与了《武德实录》、《贞观实录》的撰写工作,因此被封为高阳县男,太宗李世民征讨期间,许敬宗因起草诏书得体而深受太宗欣赏,在岑文本死后以本官检校中书侍郎。贞观二十一年(647年)加银青光禄大夫,高宗即位后,代于志宁为礼部尚书。

  永徽五年(654年),因支持立为后而官运亨通,先后历任礼部尚书、太子宾客之职,显庆元年(656年)升任侍中,仍监修国史。次年进爵高阳郡公,同年代为中书令。龙朔二年(662年)拜右相,加光禄大夫头衔。次年又任太子少师、加同东西台三品。至此位极人臣。咸亨元年(670年)以特进的身份致仕。咸亨三年(672年)去世,时年81岁。赠开府仪同三司,谥曰“缪”,后改“恭”。著有文集八十卷,今编诗二十七首。

  轶事典故

  修史妄改

  敬宗自从掌管国史,记事曲从迎合、曲直不正。当初,虞世基与敬宗的父亲许善心一起被杀害,封德彝当时为内史舍人,完全看到了当时的情况,因此对人说:“虞世基被诛杀,世南伏地而行请求替兄受死,善心被处死,敬宗用来求生。”人们以此为话柄,敬宗非常怨恨这件事,到了为德彝立传的时候,大肆强加他的罪恶。敬宗女儿嫁给左监门大将军钱九陇,其人本来是皇家的奴隶,敬宗贪图财物与他联姻,于是为九陇曲意陈述他的门阀,给他妄加功绩,并把他提升到与刘文静、长孙顺德同卷。敬宗为儿子娶尉迟宝琳的孙女为妻,得到很多贿赂的财物,到做宝琳的父亲尉迟敬德的传时,完全为他隐去各种过失罪过。太宗做《威风赋》用来赐给,敬宗做传时却改写是赐给尉迟敬德。白州人庞孝泰,是少数民族部落首领中的平庸之辈,率兵跟随出征高丽,高丽知道他懦弱,袭败了庞孝泰。敬宗又收纳了他的珍贵物品,做传时说他屡次打败贼众,斩杀俘获敌贼数万人,汉将中骁勇强健的只有与庞孝泰了,曹继叔、高伯英都在他们之下。虚假美化与隐匿丑恶到了这个程度。起初,高祖、太宗两朝的实录,其中由敬宗所撰写的,很多都是详细、真实的,敬宗又总是以自己的爱憎曲意进行删改,评论群言尤其是这样。然而从贞观以来,朝廷所撰修的《五代史》及《》、《东殿新书》、《西域图志》、《文思博要》、《文馆词林》、《累壁》、《瑶山玉彩》、《姓氏录》、《新礼》,敬宗都总揽其事,前后所得赏赐,多得记也记不清。

  许敬宗的奸佞之举,在其去世后不久就被人揭发。诏令等改修国史,后来唐朝又数次修编国史,都未提及许敬宗,佐证了许敬宗肆意删编的内容已经荡然无存。今天后人所见的《》等已鲜有许敬宗篡改的内容了。但许敬宗的各种丑行却通过国史、两《唐书》、《》等一代代流传下来,警醒后人要“淡泊守节、克己修身”。

  治家无方

  敬宗好色无度。他的长子许昂很有文才,历任太子舍人的职务,许昂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裴氏的婢女有姿色,敬宗宠爱她,让她做继室,假氏。许昂平素与她私通,以下淫上一直通奸。敬宗发怒废黜了,加给许昂以不孝的罪名,上奏朝廷请求把许昂流放到岭外。显庆年间,上表请求朝廷让许昂回来,任虔化,不久就去世了。

  敬宗奢豪,曾经造飞楼七十间,让在上面骑马而走,以为戏乐。

  之争

  咸亨三年许敬宗病逝。这名前宰相之死,对于武后在朝中的势力来说,是一次重大的打击。而糟糕的还不止于此。在为许敬宗商议赠谥的时候,朝臣之间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太常博士袁思古建议上谥号为“缪”,含义为“名与实爽”,乃是一个恶谥,还得到了戴至德、太常博士王福畤的附和。——戴至德,正是太子的心腹干臣。这样的谥法当然不能令许敬宗一系的人满意。于是诏令在朝五品以上官员公议,议来议去,给许敬宗上了一个“恭”的谥号,意思是“既过能改”。

  人物评价

  袁思古:敬宗位以才升,历居清级。然弃长子于荒徼,嫁少女于夷落。闻诗学礼,事绝于趋庭。纳采问名,惟闻于黩货。请谥为‘缪’。

  王福畤:①谥者,饰终之称也,得失一朝,荣辱千载。若使嫌隙是实,即合据法推绳;如其不亏直道,义不可夺,官不可侵。,何以言礼?福畤忝当官守,匪躬之故。若顺风阿意,背直从曲,更是甲令虚设,将谓礼院无人,何以激扬雅道,顾视同列!请依思古谥议为定。②昔晋司空何曾薨,太常博士秦秀谥为缪丑公。何曾既忠且孝,徒以,所以贬为缪丑。况敬宗忠孝不逮于曾,饮食男女之累,有逾于,而谥之为‘缪’,无负于许氏矣。

  李翱:所谓奸邪之臣者,荣夷公、费无极、太宰嚭、王子兰、、、许敬宗、杨再思、李义府、、、裴延龄之比是也。

  :及敬宗掌知国史,竟以已所爱憎曲事窜改,论者非之。

  :夫唐廷以上,臣僚甚众,宁必为爪牙,方得居官食禄,况无忌等未尝有罪,而乃任意扳诬,恶同蛇蝎,吾不意忠良之后,而竟生此奸贼也。故武氏之恶固大矣,而敬宗之恶为尤大,揭而出之,恶其何自遁乎?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