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姬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感兴趣的读者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夏姬出身于一个带有神秘色彩的诸侯之家,她的父亲是郑穆公,名字叫做“兰”,关于他的故事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

  郑文公有一个贱妾名叫燕姞,梦见天使给她一支兰花,说:"我是伯鯈,是你的祖先,把兰花送给你的儿子吧。兰花有国香,佩带着它,别人爱你就像爱兰花一样。"不久,文公见到燕姞,竟也送给她一支兰花而让她侍寝。燕姞大概想到那个古怪的梦,以为一定有幸福的婚姻生活了吧,便把那个梦告诉了文公,还说:"我地位低贱,如果侥幸怀了孩子,别人不相信的话,我能用兰花当作为信物吗?"文公说:"好。"燕姞生了穆公,取名叫兰。所以后来称妇人怀孕为"梦兰"。

  春秋之世,众多国君的女儿尤其是美貌如花的女儿大多不是嫁给了周王就是嫁给了诸侯或是诸侯的儿子,可夏姬偏偏是个例外。

  夏姬本是郑穆公的女儿,虽是庶出却也贵为一国的公主。按说郑穆公本身就是其父郑文公的贱妾所生,他应该不会歧视这个同样庶出的女儿,可不知为什么他就是把这个女儿嫁入了一个比郑还小的国家陈国,并且是嫁给了陈国一个普通的大夫夏御叔。

  除了家业,夏御叔还给夏姬留下了两样财产,一个是儿子夏征舒,一个就是“夏姬”之名。夏御叔活着的时候夏姬应该是一个知足而快乐的贵妇,大夫之家也已足够她养尊处优,让她可以一边哄着年幼顽皮的征舒,一边在自然的阳光下舒展自己的天生丽质或是在轻拂的帷幕内保养自己吹弹可破的肌肤。

  2、同时拥有三个情夫

  说起来,夏姬这三个同时存在的情夫可是颇有来头的,他们是陈国最有权势、最有地位的陈国国君和手下两个最具权势的执政卿。

  关于这段秽史《·陈风·株林》曾经有过毫不隐讳的表述:

  “胡为乎株林?从夏南兮?匪适株林,从夏南兮!驾我乘马,说于株野。乘我乘驹,朝食于株。”

  株林是夏南也就是夏征舒的封地,夏姬平日就居住在那里,她的三个情夫也就频繁地往来此处与夏姬幽会。

  《左传·宣公九年》记载:

  “陈灵公与孔宁、仪行父通于夏姬,皆衷其祖服以戏于朝。泄冶谏曰:‘公卿宣淫,民无效焉,且闻不令,君其纳之。'公日:吾能改矣。'公告二子,二子请杀之,公弗禁,遂杀泄冶。”

  泄冶无疑是陈国少见的一个赤胆忠心的臣子,对君王能陈利害且敢陈利害,但终于在陈灵公的阳奉阴违和佯装不知中被两个无耻小人所杀。

  3、被羞辱的儿子忍无可忍

  宣公十年,“陈灵公与孔宁、仪行父饮酒于。公谓行父曰:‘征舒似女。'对曰:‘亦似君。`征舒病之。公出,自其厩射而杀之。二子奔楚”。

  一切都仿佛来得很快,似乎只是因为一句玩笑就有了陈候被杀二子奔楚的结局。其时的征舒已经成年,夏姬与三人的淫行只是发生在夏御叔过世之后,征舒的身世不存在任何疑问,可这三个人却公然拿夏征舒身世开玩笑。当时的场面是这样:陈国国君对仪行父说:夏征舒像你,仪行父对国君说:不不,夏征舒更像你!

  这句话放到现在,我不知道有几个人能忍住不爆发?但夏征舒竟因为一句“征舒似女(汝)”而动了弑君的念头,应该说只是为了尊严,为了自己,也为了母亲的尊严。

  征舒弑君之后,夏姬的心情一定是极度灰暗至为恐慌的,但她不是因为担心儿子将会讨伐她的淫行,而是担心儿子的命运。果然,第二年的十月,楚人便入陈杀死了夏征舒,而不情愿的陈人也被迫重新接纳了孔宁和仪行父这两个奸恶之徒。

  4、在被当成玩物

  但夏姬却在承受着失子之痛的同时结束了她的陈国岁月,她被带入了楚国的都城。征舒是夏姬唯一的孩子,是夏御叔死后她唯一的梦想和希望所在,如果不是为了保全征舒,夏姬也许不会落到万人唾骂的地步,但征舒之死又的确是因她而起。

  正所谓“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面对征舒之死,夏姬怎能不有的痛楚?楚人入陈的理由是“讨有罪”,“有罪”者就是弑君的夏征舒。但夏姬与陈国戡乱有何干系?杀死征舒又带走夏姬,楚人的之意当然绝不仅仅在于一个酒字。

  入楚之后的夏姬又成为楚国君臣争逐的对象,从国君到公子无不对其垂涎欲滴,最终获得这件“战利品”的襄老战死后,他的儿子黑要又在父亲尸骨尚未回归故国之时便毫不忌讳顶着“不孝”之名地强迫夏姬顺从自己的淫欲。

  但此时,一个人的出现让夏姬完成了自己人生最华丽的转身,让她从此与淫乱的生活绝缘,让她从此可以享受岁月的静好,让她从此找到了人生最温暖的怀抱。从此找到了人生最温暖的怀抱。这个人就是此前曾经在楚国君臣面前极力诋毁她的申公巫臣。

  5、让人难以置信的真爱

  巫臣出身于楚国宗族,又名屈巫,字子灵,曾为楚国申县的地方官,故曰“申公巫臣”。《左传》中巫臣与夏姬的关联始于楚讨陈夏。夏姬入楚后庄王欲纳之,巫臣反对说攻打陈国是为了讨伐有罪的人,而一旦纳了夏姬就变成贪图美色,对君王的名声不利。

  巫臣说她是个不祥的人,说子蛮、御叔、灵侯、夏南之死和孔宁、仪行父之奔甚至陈国的覆灭都应归罪于她,他好像丝毫不为她的美色所动。

  也许他说的是真心话,那时的他真的认为这个美丽的女子就是一潭深不见底的祸水,不但杀夫克子还会导致国家的覆亡;也许他说的不是真心话,而是以一见钟情的方式爱上了这个不得已任人摆布的不幸女子,他的话只是在情根深种的状态下以雄辩之辞为自己未来可能的婚姻排除劲敌。

  《左传》未记夏姬归郑的具体时间,但总归与襄老之死相去不远。从宣公十二年(前597年)襄老战死到成公二年(前590年)巫臣与夏姬终于聚首,这中间相隔了七年之久,夏姬至少等了巫臣四五年是没有问题的。

  当若干年后,身为楚国重臣的巫臣践履前言带上全部家产借聘齐之机为夏姬弃官逃国私奔入晋时,连仅是路遇的申叔跪都发现他眉宇间闪烁着隐藏不住的“桑中之喜”,毕竟爱情是无法掩饰的!

  巫臣进入中原强国之后即被封为邢大夫亦标志着晋人对他的看重。巫臣对楚国可谓有大功,正如所评价:“其自为谋也则过矣,其为吾先君谋也则忠。”

  他与楚国本也可以就这样再不相关,但成公七年子重子反却挟私杀了巫臣的族人并分其室家,于是巫臣通使于吴,教之以兵法,并遣子狐庸为吴之行人,其目的十分明确,就是在于借的势力以报复楚国,而吴国也由此强大起来。

  这样一个才智过人的春秋名臣怎么可能只是为了一个“色”字就处心积虑若干年,冒着族人被戮的危险弃国逃家呢?而再嫁巫臣后的夏姬似乎更安于相夫教子的生活,春秋史籍中也从此失去了她艳丽妩媚的身影。这一让人多少有些瞠目结舌的妖姬余响,如果不用“爱情”两个字作答,恐怕是没有人能够解释清楚的。

  当年巫臣曾对子反说:“天下多美妇人,何必是?”但他自己却偏偏用行动向我们证实:世上纵有百媚千红,我独爱你这一种!如果说后来的夏姬还有什么不称心之事的话,那应该就是叔向之母给她的评价。

  走到生命的终点时,在她的纤纤素手中盈盈成握的有巫臣给她的爱怜与温暖,对一个受过太多伤害的女人而言,这迟来的涓涓之爱已经足够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