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信在军事方面有哪些成就?后世如何评价他?

  ,泗水郡淮阴县人,西汉开国功臣、著名军事家,之一,他是古代军事思想“兵权谋家”的代表人物,被后世奉为“兵仙”“神帅”。“国士无双”、“功高无二,略不世出”是时人对其的评价。作为统帅,定三秦,擒魏、取代、破赵、胁燕、东击齐,南灭楚,名闻海内,威震天下;作为军事理论家,联合整理兵书、序次兵法,并著有《韩信兵法》三篇。下面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军事成就

  韩信熟谙兵法,自言用兵“多多益善”,作为战术家韩信为后世留下了大量的战术典故:,、临晋设疑、夏阳偷渡、木罂渡军、背水为营、拔帜易帜、传檄而定、沈沙决水、半渡而击、、等。其用兵之道,为历代兵家所推崇。作为军事家,韩信是继、之后,最为卓越的将领,其最大的特点就是灵活用兵,是中国战争史上最善于灵活用兵的将领,其指挥的、都是战争史上的杰作;作为战略家,他在拜将时的言论,成为战争胜利的根本方略;作为统帅,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率军出陈仓、定三秦、擒魏、破代、灭赵、降燕、伐齐,直至垓下全歼楚军,无一败绩,天下莫敢与之相争;作为军事理论家,他与张良整兵书,并著有兵法三篇。

  《·清河县志》第十三卷“艺文”中记载:“韩信三篇”其小注云:“令任宏论次兵书,为四种,其权谋中有韩信三篇。前艺文志皆载之。且云汉兴,张良、韩信序次兵法,凡百八十一家,删取要用,定着三十五家。诸吕用事而盗取之。盖淮阴人著书之最古者。”由此得知,韩信曾有三篇军事著作,这是淮阴人的最早记载。

  韩信在被软禁的时间里与张良一起整理了先秦以来的兵书,共得一百八十二家,这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兵书整理,为中国军事学术研究奠定了科学的基础。同时还收集、补订了军中律法。著有兵法三篇,已佚。

  评价

  两汉

  :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馈馕,不绝粮道,吾不如。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

  萧何:诸将易得耳。至如信者,国士无双。王必欲长王汉中,无所事信;必欲争天下,非信无所与计事者。顾王策安所决耳。

  :上老矣,厌兵,必不能来。使诸将,诸将独患淮阴、,今皆已死,馀不足畏也。

  :①吾如淮阴,淮阴人为余言,韩信虽为布衣时,其志与众异。其母死,贫无以葬,然乃行营高敞地,令其旁可置万家。余视其母冢,良然。假令韩信学道谦让,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则庶几哉,于汉家勋可以比周、召、太公之徒,后世血食矣。不务出此,而天下已集,乃谋畔逆,夷灭宗族,不亦宜乎!②楚人迫我京索,而信拔魏赵,定燕齐,使汉有其二,以灭。

  冯衍:昔者韩信将兵,无敌天下,功不世出,略不再见,威执,名出高帝,不知天时,就烹于汉。

  :萧何、,县吏也,韩信、负污辱之名,有见笑之耻,卒能成就王业,声着千载。

  刘邵:胆力绝众,才略过人,是谓骁雄,白起、韩信是也。

  :此两将者,殆之敌对,开辟所希有也,何者胜,或曰:白起功多,前史以为出奇无穷,欲窥沧海,白起为胜,若夫韩信,断幡以覆军,拔旗以流血,其以取胜,非复人力也,亦可谓奇之又奇者哉,白起破赵军,诈奔而断其粮道,取胜之术,皆此类也,所谓可奇于不奇之间矣,安得比其奇之又奇者哉。

  :“夫韩信不背汉于扰攘,以见疑于既平,大夫种不从于五湖,卒伏剑而妄死,彼岂暗主愚臣哉?利害使之然也。"

  晋唐宋

  陆机:灼灼淮阴,灵武冠世。策出无方,思入神契。奋臂云兴,腾迹虎噬。凌险必夷,摧刚则脆。肇谋汉滨,还定渭表。京索既扼,引师北讨。济河夷魏,登山灭赵。威亮火烈,势逾风埽。拾代如遗,偃齐犹草。二州肃清,四邦咸举。乃眷北燕,遂表东海。克灭龙且,爰取其旅。刘、项悬命,人谋是与。念功惟德,辞通绝楚。

  :夫以白起、韩信、项籍之勇,犹发梁焚舟,背水而阵。

  王圭:秦王日凶慝,豪杰争共亡。信亦胡为者,剑歌从。项羽不能用,脱身归汉王。道契君臣合,时来名位彰。北讨燕承命,东驱楚绝粮。斩龙堰濉水,擒豹僭夏阳。功成享天禄,建旗还南昌。千金答漂母,百钱酬下乡。吉凶成纠缠,倚伏难预详。弓藏狡兔尽,慷慨念心伤。

  张说:光乘积学而善谋,求之古人,、韩信敌也。

  司马贞:君臣一体,自古所难。相国深荐,策拜登坛。沈沙决水,拔帜传餐。与汉汉重,归楚楚安。三分不议,伪游可叹。

  :周有齐太公,秦有,两汉有韩信、、、、段颎,魏有,吴有,蜀有诸葛武侯,晋有、杜公元凯,梁有韦睿,元魏有,周有,隋有,国朝有、李绩、、郭元振。如此人者,当此一时,其所出计划,皆校今,奇秘长远,策先定于内,功后成于外。

  正:张良原是布衣,萧何曾为县吏;韩信未遇之时,无一日之餐,及至遇行,腰悬三齐玉印,一旦时衰,死于阴人之手。

  司马光:世或以韩信为首建大策,与高祖起汉中,定三秦,遂分兵以北,禽魏,取代,仆赵,胁燕,东击齐而有之,南灭楚垓下,汉之所以得天下者,大抵皆信之功也。观其距蒯彻之说,迎高祖于陈,岂有反心哉!良由失职怏怏,遂陷悖逆。夫以里闬旧恩,犹南面王燕,信乃以列侯奉朝请,岂非高祖亦有负于信哉!臣以为高祖用诈谋禽信于陈,言负则有之;虽然,信亦有以取之也。始,汉与楚相距荥阳,信灭齐,不还报而自王;其后汉追楚至固陵,与信期共攻楚而信不至。当是之时,高祖固有取信之心矣,顾力不能耳。及天下已定,则信复何恃哉!夫乘时以徼利者,市井之志也;酬功而报德者,士君子之心也。信以市井之志利其身,而以君子之心望于人,不亦难哉!

  :抱之大略,蓄英雄之壮图,志吞六合,气盖万夫。

  何去非:言兵无若孙武,用兵无若韩信、曹公。武虽以兵为书,而不甚见于其所自用。韩信不自为书,曹公虽为而不见于后世。然而传称二人者之学皆出于武,是以能神于用而不穷。窃尝究之,武之十三篇,天下之学失者所通诵也。使其皆知所以用之,则天下孰不为韩、曹也?以韩、曹未有继于后世,则凡得武之书伏而读之者,未必皆能办于战也。

  《十七史百将传》:“曰:‘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信料楚汉之长短。又曰:‘远而示之近。’信陈兵临晋而渡于夏阳。又曰:‘入深则专,十人不克。’信去国远斗,其锋不可当。又曰:‘置之死地而后生。’信使万人出,背水陈。又曰:‘不战而屈人之兵。’信暴其所长,燕从风而靡。又曰:‘半渡而击之,利。’信决潍水而斩龙且是也。”

  :迁责韩信不学道谦让,伐功矜能,至于夷灭;信虽不足以知此,然当受此责矣。何也?当天下发难,与沛公先后起者,各有得鹿之心,固以其力自毙,无怪也。独萧何张良与信,沛公之所须左右手,然其君臣之分素定也。若信犹欲自立,则汉谁与共功,是天下终不可得而定矣。信托身于人,而市井之度不改,始则急迫以不得不与,终则侥幸于必不可为,以黥彭所以自处而处周召太公之地,欲不亡得乎?

  陈亮:汉高帝所籍以取天下者,故非一人之力,而萧何、韩信、张良盖杰然于其间。天下既定,而不免于疑。于是张良以神仙自托;萧何以谨畏自保;韩信以盖世之功,进退无以自明。萧何能知之于未用之先,而卒不能保其非叛,方且借信以为自保矣。

  :用韩信为大将,而三以诈临之:信既定赵,高祖自成皋度河,晨自称汉使驰入信壁,信未起,即其卧,夺其印符,麾召诸将易置之;项羽死,则又袭夺其军;卒之伪游云梦而缚信。夫以开基之主,所行乃如是,信之终于谋逆,盖有以之矣。

  陈元靓:淮阴善将,逢时展效。受律登坛,握兵之要。虏魏降燕,平齐下赵。辅汉之功,久而益劭。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