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熹宗朱由校:明朝第十五位皇帝,他有着怎样的经历?

  ,即,第十五位,在位共七年。他是的长子,生母是选侍,的异母兄。下面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朱由校在位期间,与专权,制造了“乙丑”“丙寅诏狱”等冤狱,残酷迫害企图改良明朝政治的人。魏忠贤对东林党人的迫害不断激起民变。其时,国内各种社会矛盾激化。主要忧患来自辽东后金对明朝的威胁。朱由校即位后罢免有胆知兵的辽东经略熊廷弼,致使后金攻陷沈阳、辽阳,辽东局势日趋严峻。天元年(1621年)三月,为稳定辽东,再次起用熊廷弼为辽东经略。熊廷弼根据辽东实际情况,制定了三方布置策。而掌握辽东实际兵权的巡抚王化贞,却不顾当时敌强我弱、容易被各个击破的危险,力主分兵把守,全面进攻。在阉党策划下,坚持正确方略的熊廷弼被杀,辽东战局陷于重重危机。

  天启七年(1627年)五月,因划船嬉戏,溺水获疾。后虽痊愈,仍沉缅于之中,饮“仙方灵露饮”,以求长生。八月二十二日,崩于乾清宫,终年23岁,遗诏以皇五弟信王朱由检嗣皇帝位。 达天阐道敦孝笃友章文襄武靖穆庄勤悊皇帝,庙号熹宗。葬于明十三陵之德陵。

  人物生平

  移宫即位

  朱由校的生母王氏,在朝是皇太子朱常洛的选侍,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进位才人。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农历十一月十四日(公历12月23日),朱由校出生。[4]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其母王氏逝世。念及皇孙朱由校幼小,万历帝让皇太子朱常洛的选侍抚育朱由校。当时有两位的选侍,为了区分,时称东李、西李。照顾朱由校的就是西李。

  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七月,驾崩。八月,皇太子朱常洛即位,便是明光宗。当时西李得宠,光宗朱常洛想要封她为皇贵妃。西李不满足,唆使光宗立自己为皇后。礼部侍郎孙如游说两宫以及众位妃嫔的谥号都没议定,且待大行皇帝的葬礼都举办完毕之后,再行立后不迟。朱常洛患病后,指使崔文升以掌御药房的身份向皇帝进“通利药”,即大黄。大黄相当于泻药,所以,接下来的一昼夜,朱常洛连泻三四十次,身体极度虚弱,处于衰竭状态。八月二十八日,光宗朱常洛召英国公张惟贤、等十三人进宫,让皇长子朱由校出来见他们,颇有托孤之意,并下令将司礼监秉笔太监崔文升逐出皇宫。八月二十九日,鸿胪寺丞说有仙丹要呈献给朱常洛,结果九月二十六日五更,光宗朱常洛驾崩,享年三十八岁。

  光宗驾崩时,西李就居住在乾清宫,大臣怀疑她想要借机垂帘听政,于是刘一燝、周嘉谟、杨涟、左光斗等大臣上疏,要求她移居别宫,因此爆发。一场权力争夺展开,太监王安迎皇长子朱由校即位。西李派阻拦,数次让人叫朱由校回来,不准他去文华殿。最终朱由校还是登上了皇位,改当年八月之后的年号为泰昌,次年为天启。并且逮捕了辽东总兵官李如柏。十月,葬明神宗万历皇帝、于定陵。命辽东巡抚兵部侍郎袁应泰代替熊廷弼经略辽东。

  从政之初

  明熹宗即位之初,就封乳母客氏为奉圣夫人,颇为优容。东林党人担心客氏干政,建议按例赶客氏出宫。客氏与魏忠贤狼狈为奸,反击东林党人,一时之间,擅权弄政,厂卫横行。魏忠贤原名李进忠,因为好赌成性,输了钱,愤然自宫。万历年间选入宫中。他虽然目不识丁,却善于谄媚。不但攀附上宦官魏朝,还通过魏朝,拜入大太监王安的门下。王安因为拥立有功,一时间在宫中权柄极大。同时,魏忠贤结交客氏,二人对食。客氏喜爱魏忠贤,于是厌倦旧相好魏朝。魏忠贤趁机打败魏朝,进而阴谋害死王安,成为宫中权力最大的太监。同时,朱由校即位后,令东林党人主掌内阁、都察院及,东林党势力较大,众正盈朝。杨涟、左光斗、赵南星、、、袁可立等许多正直之士在朝中担任重要职务,方从哲等奸臣已逐渐被排挤出去,吏制稍显清明。在东林党人的辅佐下,朱由校迅速提拔。

  天启元年(1621年)三月,率军攻陷了沈阳,明总兵尤世功、贺世贤都战死。总兵官陈策、童仲揆、戚金、张名世前去援助辽东战事,和后金军在浑河大战,但。之后,努尔哈赤攻取了明朝辽东重镇辽阳,经略袁应泰自杀。努尔哈赤攻取辽阳之后,明熹宗再次启用熊廷弼,任兼右副都御史,经略辽东。八月,升任参将为副总兵,命他排派兵守镇江。

  天启二年(1622年)正月,后金军攻取西平堡,明副将罗一贵战死。镇武营总兵官刘渠、祁秉忠在平阳桥与后金军大战但是最后战死。王化贞与熊廷弼撤入关内。四月,“上谓弹压登莱非公不可”以袁可立为右佥都御史巡抚登莱赞理军务。八月,熹宗封皇五弟朱由检为信王。同时朱由校还下诏为平反,录遗嗣,优恤元勋,给予祭葬及谥号。

  天启三年(1623年),魏忠贤执掌,用阉党的势力制衡风头正盛的东林党。

  朱由校还喜欢自己动手做些木工,终年不倦。然而,每每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魏忠贤就奏事。天启帝厌烦,不肯听下去,推说自己已经都清楚了,你们看着办就行。于是魏忠贤借机多次矫诏擅权,排挤东林党人,东厂番子横行不法,奸佞当道。

  党争祸国

  天启四年(1624年)六月,左副都御史杨涟弹劾魏忠贤二十四条大罪,各大臣也有跟多议论魏忠贤罪行的,朱由校都不听从。十月,朝廷削去吏部侍郎陈于廷、副都御史杨涟、佥都御史左光斗的官职。魏忠贤作威作福,外廷成了他的一言堂,个个叫他“”,各地为他立生祠。客氏则在后宫作难,养了好些个颇有姿色的宫女,进献给皇帝,反而是有了身孕的妃子,都被她设计谋害,甚至连皇后都被她堕胎。史书说她要效法,做那个奇货可居的夺权之事。在以魏忠贤为首的阉党时期,他们不仅残酷地,还加深了对地主阶级的盘剥,使得民不聊生,政治极度黑暗。杨涟、左光斗、等东林六君子先后枉死。

  天启四年,不堪党争骚扰被迫离职的袁可立仅仅离开登莱几个月,天启五年(1625年)正月,后金军攻取了旅顺。三月,汪文言被审判定罪之后入狱,杨涟、左光斗、袁化中、魏大中、瑞、顾大章等大臣被捕入狱,尚书赵南星等被夺官罢职。不久,杨涟等人相继死于狱中。五月,给事中杨所修上书请求将“”“”“移宫案”三案编修成书,朱由校同意此事。

  不久,阉党追论万历时期辛亥年、丁巳年、癸亥年的三次京察,导致尚书李三才、等被罢官。八月,朝廷下令捣毁各地的东林党讲学书院。兵败辽东的熊廷弼与东林六君子私交不错,这就导致了魏忠贤要对付他。最终,熊廷弼与王化贞同一命运,都被处死,传首九边。十月,兵部尚书高第担任蓟辽总督,孙承宗不久告老还乡。之后高第怯战,命关外各城守军拆除防御设施,撤入关内。于是,锦州、右屯和大、小凌河等地城堡均被放弃。唯袁崇焕申明利害,誓守宁远。

  

  天启六年(1626年)正月,努尔哈赤率领后金军进攻宁远,明朝总兵官满桂、宁前道参政袁崇焕固守宁远。袁崇焕临危不惧,召集诸将议战守,决定采取坚壁清野之策,组织全城军民共同守城。不久用红衣大炮击败了努尔哈赤,史称“宁远大捷”。二月,袁崇焕被任为佥都御史,专理辽东军务,镇守宁远。

  五月,在北京王恭厂一带发生了一次奇怪的巨大灾变,造成巨大的人员伤亡。一声巨响,狂风骤起,天昏地暗,人畜,树木,砖石等被卷入空中,又随风落下,数万房屋尽为齑粉,死伤两万余人,让人心惊胆颤,触目惊心。灾后,男女尽皆裸体,衣物首饰器皿全都飘到西山上去了。紫禁城外正在修缮围墙的三千工匠尽皆跌下脚手架,摔成肉袋,正在用早膳的天启皇帝躲在龙书案下才幸免于难。奇怪的是爆炸中心却"不焚寸木,无焚烧之迹",用火药库爆炸或地震引起灾变,都难以解答。一时间,,,朱由校不得不下罪己诏,大赦天下。

  天启六年(1626年)夏天,京师爆发大水,江北、山东出现了旱灾和蝗灾。当年秋天,江北又发大水,河南出现蝗灾。,民不聊生;朝廷内外,。

  兄终弟及

  天启七年(1627年)八月,朱由校在客氏、魏忠贤等人的陪同下,到西苑游船戏耍。在桥北浅水处大船上饮酒。又与王体乾、魏忠贤及两名亲信小太监去深水处泛小舟荡漾,却被一阵狂风刮翻了小船,不小心跌入水中,差点被淹死。虽被人救起,经过这次惊吓,却落下了病根,多方医治无效,身体每况愈下。后来尚书霍维华就进献了一种名为“灵露饮”的“仙药”,因其味道清甜可口,朱由校便天天饮用,以致得了肿胀病,逐渐浑身水肿,最终卧床不起。

  八月乙巳(十二日),朱由校在乾清宫召见内阁大臣、科道诸臣,下诏说魏忠贤、王体乾对皇帝可以用来商议国家大事。并且封魏忠贤的侄子魏良栋为东安侯。朱由校预感到自己来日不多,便召五弟信王朱由检入卧室,说:“来,吾弟当为尧舜。”命他继位,次日,召见内阁大臣黄立极,说:“昨天召见了信王,朕心甚悦,身体觉得稍微好些了。”八月乙卯(二十二日),朱由校驾崩于乾清宫。信王朱由检随即于八月丁巳(二十四日)登基,年号。同年十月,上尊谥达天阐道敦孝笃友章文襄武靖穆庄勤悊皇帝,庙号熹宗,葬于十三陵之德陵。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