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太后希望梁王登上皇位 窦太后为何对这个儿子如此偏爱

  还不了解:窦和的读者,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历史上的窦太后为何那么偏爱梁王,甚至希望他能够登上皇位?

  在太后眼中,对于幼子梁王刘武的偏爱,是毫无疑问的。当然,这种偏爱更多是母亲对儿子的疼爱,至于窦太后让梁王刘武继承皇位之事,最初其实出自之口,作为母亲,窦漪房对此自然乐见其成。

  不过,我对汉景帝的动机深表怀疑,他很可能只是利用此事稳住梁王刘武,为自己之后的削藩之举做铺垫,而当“”被平定之后,梁王刘武便失去了利用价值,结果汉景帝转头就将长子立为了太子,而窦太后见事不可为后,便也就此熄了“兄终弟及”的想法。

  太后窦漪房的确偏爱刘武,但兄终弟及最早却出自景帝之口

  对于梁王刘武,《·世家》有载,“孝王,窦太后少子也,爱之,恩赐不可胜道”。由此可见,梁王刘武的确是比较受窦太后的宠爱,不过在我看来,这种宠爱更多只是母亲对儿子的疼爱罢了。

  作为的皇后,窦漪房曾经也深受汉文帝的宠爱,不过后来由于因病失明,汉文帝对其的宠爱便逐渐衰退了。窦漪房与汉文帝共育有两子一女,即汉景帝刘启、梁王刘武和刘嫖。对于一位居于深宫之中,目不能视物,又失去丈夫宠爱的女子来说,对儿女的疼爱也算是人之常情,由于长子刘启乃是太子,时常不能见到,因此窦漪房最为宠爱的,自然就是经常陪伴身边的刘嫖和刘武了。

  事实上也是如此,对于初为太子、后为的刘启,窦太后已是赏无可赏,因而对梁王刘武和馆陶公主刘嫖的恩赐多些,倒也无可厚非。之所以说窦太后对刘武的宠爱,更多出于母亲对子女的疼爱,其实从窦太后对馆陶公主刘嫖的态度也可侧面看出。馆陶公主刘嫖之所以权势极大,甚至可以干涉皇储废立,所凭借的不就是窦太后的宠爱吗?

  不过,也正是由于窦漪房失明,使得她虽然对刘武极为宠爱,但对朝政干涉极少的她,并未想过让汉景帝传位于梁王刘武,此事最初乃是出自于汉景帝刘启之口。汉景帝前元三年(前154年),梁王刘武按例朝见天子,彼时汉景帝尚未立太子,两人饮宴之时,汉景帝突然提出“千秋万岁後传於王”(《史记·梁孝王世家》)。

  对于皇位,梁王刘武最初并没有想法,骤然听到汉景帝有此提议,心中的兴奋和激动可想而知。对于窦太后来说,“兄终弟及”的想法估计一开始也不敢有,而正是由于汉景帝的这次提议,才让他有了以刘武为储君的念头。

  不过,鉴于汉景帝提出这个建议的时间太过蹊跷,而梁王刘武封国所在位置又太过重要,再加上此后事态的发展,不得不让人怀疑,汉景帝此举的真正意图。

  汉景帝或许从未想过“兄终弟及”,梁王刘武很可能遭到利用

  西汉初期,由于彼时天下民生凋敝,各诸侯王实力有限,再加上刘侯王与皇室血缘关系较为亲近,中央朝廷与地方诸侯王之间的关系相对较为和睦。然而随着诸侯王实力的增长,再加上执政时期导致中央朝廷与诸侯王矛盾加剧,到汉景帝即位之时,中央朝廷与地方诸侯王的矛盾已经极为突出。

  其实早在汉文帝时期,鉴于淮南王刘长、济北王的谋逆,便曾提出“众建诸侯而少其力”的建议,不过因当时局势原因,并未被文帝采纳。汉景帝即位之后,又于前元二年(前155年)上疏《削藩策》,向景帝提出削减诸侯封地、收回旁郡的建议,并指出,“今削之亦反,,不削亦反。削之,其反亟,祸小;不削之,其反迟,祸大”。

  从之后局势发展来看,晁错的提议显然打动了汉景帝刘启,不过汉景帝也了解削藩难度很大。一方面源于诸侯王实力太过雄厚,根本不可能;另一方面则在于刘启与诸侯王关系并不好,尤其是吴王刘濞,毕竟在做太子之时,刘启因下棋而失守打死了刘濞的儿子。

  因此,汉景帝削藩之前,必须对未来可能爆发的战争做准备,而刘武的封地梁国,恰好便处在诸侯王进攻关中的必经之地。如此来看,汉景帝刘启提出传位于刘武,极可能只是为了稳住梁王刘武,使其在未来的战争中坚定的站在自己一边。

  事实上,汉景帝此举的确起到了应有的效果,“七国之乱”爆发之后,面对庞大的吴楚联军,梁王刘武拼尽全力抵挡叛军,即使先后多次向汉景帝求取援军未果,梁王刘武仍然死死地守住了梁国,未使叛军越过梁国一步。

  而从此后事态发展来看,汉景帝刘启利用梁王刘武的可能性极大,当“七国之乱”被平定之后,汉景帝便再也没有说到过立刘武为储君,反而在叛乱平定的次年,即汉景帝前元四年(前153年),便将自己的长子刘荣立为了太子。

  刘荣被废王心思再起,然而汉景帝又改立为太子

  汉景帝前元七年(前150年)十月,梁王刘武再度入朝,并被批准留在京城。此时的刘武其实已经渐渐熄了做储君的梦想,然而令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仅仅一个月后,在馆陶公主刘嫖和的联手之下,汉景帝竟然废黜了刘荣太子之位。

  太子被废,而自己又被准许留在京城,结果又给了刘武一个错误的信号,使其重燃了储君的梦想,不过这种事情却不好自己前去询问,于是便有了窦太后向汉景帝提出立梁王为储君之事。不过,这个提议很快便遭到了袁盎等人的反对。

  窦太后眼看朝中大臣全部反对,而窦太后本身又早已不问政事,对朝政的影响力实在有限,再加上汉景帝对此提议也并不支持,只得就此作罢,至此之后再也没有提过让梁王继位之事。而梁王刘武自知继位无戏,便也就此离开京城,返回了封地。

  综上所述,窦太后对梁王刘武宠爱不假,但却并没有非立其为储君不可,以梁王刘武为储君,很可能只是汉景帝刘启为此后削藩预做的一手准备罢了。不过,梁王刘武对于错失储君之位,却是极为不满,甚至派人刺杀袁盎等人,结果差点因此获罪被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