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玄机究竟是个怎样的女子?她的作品中蕴含着哪些信息?

  ,著名才女,与、、并称唐代四大,她虽然才华横溢,但人们总是忽略她的才华和品德,更关注于她的情事。不知这是社会的悲哀还是人性的悲哀,亦或是漂亮女人的悲哀。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每次想起大唐才女鱼玄机的传奇人生,总是不免感叹,如果她的诗作中不写那么多有关感情的字眼,她的故事还会惹得那么多后人大开脑洞吗?她的形象会不会正面一些?而不是一个为情放荡堕落的女子。

  只可惜,才女的诗作给了太多后人想象意会的空间,在这些意会中,她的形象一次比一次香艳,一次比一次给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感叹。

  同作为古典诗词爱好者,也同作为女子,我亦喜好写作古诗作,实话讲,我不太愿意,也很少在我的作品中写到感情。因为,我实在比鱼玄机幸运太多,我生在一个男女几乎平等的时代,生在可以与男性平分这个世间所有机会的时代,所以,我比鱼玄机有更多的内容赋予诗词之中,而不仅仅是吟风弄月,或是伤春怨秋。

  而鱼玄机却不能,她生在那样一个女子必须依附男人,必须将感情看得重于一切的封建时代。除了感情,她还能写些什么?她那么有才,她必须释放啊!每每想起这些,我真的很心痛这位传奇女子。

  在写鱼玄机这篇文章之前,我在网上搜了一遍她的资料,很震惊,也很愤怒,我不知道为何那么多人将她写得那样不堪!淫荡?堕落?妒悍?真不知道这些标签是凭什么给她贴上去的。

  与上期的薛涛一样,因古代女子入史条件苛刻,才情满腹的鱼玄机亦不见于正史。后人对其事迹的了解都是别人从一本叫《三水小牍》的小说中生发的,《三水小牍》是唐代末期一个叫皇甫枚的人写的一本传奇小说。注意,体裁是小说,既是小说,有多少可供参考的史料价值?不说大家也心知肚明。

  然而,正是因为这部小说,将鱼玄机贴上了淫荡、堕落、妒悍的标签。

  也许我们没有足够的理由去怀疑这本小说的内容,但是另外一本史料《唐才子传》中,也记载有鱼玄机,为慎重起见,现将其中记载鱼玄机的内容全部抄录下来。

  “玄机,长安人,女道士也。性聪慧,好读书,尤工韵调,情致繁缛。咸通中及笄,为李亿补阙侍宠。夫人妒,不能容,亿遣隶咸宜观披戴。有怨李诗云:“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与李郢端公同巷,居止接近,诗筒往反。复与交游,有相寄篇什。尝登崇真观南楼,睹新题名,赋诗曰:“云峰满目放春情,历历银钩指下生。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观其志意激切,使为一男子,必有用之才,作者颇赏怜之。时京师诸宫宇女郎,皆清俊济楚,簪星曳月,惟以吟咏自遣,玄机杰出,多见酬酢云。有诗集一卷,今传。”

  看了《唐才子传》的,再看看那个叫皇甫枚在他的《三水小牍》中对鱼玄机的全部描写:

  “西京咸宜观女道士鱼玄机,字幼微,长安倡家女也。色既倾国,思乃入神。喜读书属文,尤致意于一吟一咏。破瓜之岁,志慕清虚。咸通初,遂从冠帔于咸宜,而风月赏玩之佳句,往往播于士林。然蕙兰弱质,不能自持,复为豪侠所调,乃从游处焉。于是风流之士争修饰以求狎,或载酒诣之者,必鸣琴赋诗,间以谑浪,懵学辈自视缺然。其诗有「绮陌春望远,瑶徽秋兴多」,又「殷勤不得语,红泪一双流」,又「焚香登玉坛,端简礼金阙」,又云:「多情自郁争因梦,仙貌长芳又胜花。」此数联为绝矣。一女僮曰,亦特明慧有色。忽一曰,机为邻院所邀,将行,诫翘曰:「无出。若有熟客,但云在某处。」机为女伴所留,迨暮方归院,绿翘迎门曰:「适某客来,知鍊师不在,不舍辔而去矣。」客乃机素相昵者,意翘与之狎。及夜,张灯扃户,乃命翘入卧内。讯之,翘曰:「自执巾盥数年,实自检御,不令有似是之过,致忤尊意。且某客至,款扉,翘隔阖报云:『鍊师不在。』客无言,策马而去,若云情爱,不蓄于胸襟有年矣,幸鍊师无疑。」机愈怒,裸而笞百数,但言无之。既委顿,请杯水酹地曰:「鍊师欲求三清长生之道,而未能忘解佩荐枕之欢。反以沈猜,厚诬贞正,翘今必死于毒手矣。无天则无所诉;若有,谁能抑我彊魂?誓不蠢蠢于冥莫之中,纵尔淫佚!」言讫,绝于地。机恐,乃坎后庭瘗之,自谓人无知者。时咸通戊子春正月也。有问翘者,则曰:「春雨霁,逃矣。」客有宴于机室者,因溲于后庭,当瘗上,见青蝇数十集于地,驱去复来。详视之,如有血痕,且腥。客既出,窃语其仆。仆归,复语其兄。其兄为府街卒,尝求金于机,机不顾,卒深衔之。闻此,遽至观门觇伺,见偶语者,乃讶不覩绿翘之出入。街卒复呼数卒,携锸共突入玄机院发之,而绿翘貌如生。卒遂录玄机京兆府,吏诘之,辞伏,而朝士多为言者。府乃表列上,至秋,竟戮之。在狱中亦有诗曰:「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明月照幽隙,清风开短襟。」此其美者也。”

  为了不断章取义,我特意将两处的全文抄录过来,很明显,两处对鱼玄机的描写出入非常大。在《唐才子传》中,我们丝毫看不到鱼玄机的品质问题,是千真万确货真价实的大才女,且有巾帼不让须眉之感。而在《三水小牍》中,她却是一位恃才貌而放荡不堪,且善妒狠毒的坏女人。

  到底谁是谁非?千年后的我们,实在无法去辨别,我们既不能因为《三水小牍》是小说就去全盘否定,也不能因为《唐才子传》是史料就盲目肯定。作为小说,如果没有事实,按道理那位叫做皇甫牧的人应不敢如此去抵毁一位真实存在的著名才女,除非他与她有深仇大恨。二人有怨仇的可能性吗?根据二人是同时期之人来看,似乎也并非没有可能。

  再说《唐才子传》,很明显,这是一部专门只记录有杰出诗文才气之人。至于品行不予理会,也是能理解的。

  所以,说到底,这两处都不足以去断定鱼玄机的人生轨迹,更不能用以去评判她的品行。

  那么,鱼玄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呢?她既是诗人,是才女,我们是否可以通过她的作品去了解呢?

  我特意搜录几首她的作品,或许可以说明一些问题。

  卖残牡丹临风兴叹落花频,芳意潜消又一春。应为价高人不问,却缘香甚蝶难亲。红英只称生宫里,翠叶那堪染路尘。及至移根上林苑,王孙方恨买无因。赠邻女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自能窥,何必恨?春情寄子安山路欹斜石磴危,不愁行苦苦相思。冰销远硐怜清韵,雪远寒峰想玉姿。莫听凡歌春病酒,休招闲客夜贪棋。如松匪石盟长在,比翼连襟会肯迟。虽恨独行冬尽日,终期相见月圆时。别君何物堪持赠,泪落晴光一首诗。]早秋嫩菊含新彩,远山闲夕烟。凉风惊绿树,清韵入朱弦。思妇机中锦,征人塞外天。雁飞鱼在水,书信若为传?冬夜寄温飞卿苦思搜诗灯下吟,不眠长夜怕寒衾。满庭木叶愁风起,透幌纱窗惜月沈。疏散未闲终遂愿,盛衰本来心。幽栖莫定梧桐处,暮雀啾啾空绕林。感怀寄人(寄温)恨寄朱弦上,含情意不任。早知云雨会,未起蕙兰心。灼灼桃兼李,无妨国士寻。苍苍松与桂,仍羡世人钦。月色苔阶净,歌声竹院深。门前红叶地,不扫待知音。闻公垂钓回寄赠无限荷香染暑衣,阮郎何处弄船归?自惭不及鸳鸯侣,犹得双双近钓矶。江陵愁望寄子安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隔汉江寄子安江南江北愁望,相思相忆空吟。鸳鸯暖卧沙浦,鸂鶒闲飞橘林)。烟里歌声隐隐,渡头月色沉沉。含情咫尺千里,况听家家远砧。次韵西邻新居兼乞酒一首诗来百度吟,新情字字又声金。西看已有登垣意,远望能无化石心。河汉期赊空极目,潇湘梦断罢调琴。况逢寒节添乡思,叔夜佳醪莫独斟。寄子安醉别千卮不浣愁,离肠百结解无由。蕙兰销歇归春圃,杨柳东西绊客舟。聚散已悲云不定,恩情须学水长流。有花时节知难遇,未肯厌厌醉玉楼。酬李学士寄簟珍簟新铺翡翠楼,泓澄玉水记方流。唯应云扇情相似,同向银床恨早秋。寄飞卿阶砌乱蛩鸣,庭柯烟露清。月中邻乐响,楼上远山明。珍簟凉风著,瑶琴寄恨生。嵇君懒书札,底物慰秋情。赋得江边柳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影铺秋水面,花落钓人头。根老藏鱼窟,枝低系客舟。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这些诗都出于鱼玄机之手,有怀人寄人的;也有抒发个人情感、伤时并寄托理想的;亦有写景遣兴的。每一首都是让人拍案叫绝的精彩,多半虽是小女儿情怀,但炼字造句用典丝毫不亚于那个朝代的才子们。从这些作品当中,可以看出鱼玄机确实是一位心高气傲且才情汹涌的女子。我之所以用“汹涌”一词,是说她的才气的表露方式,她对于感情的描写非常直接,丝毫没有那个年代女子该有的矜持。即使是放在现代,很多女子亦不敢如此大敢表露自己(我亦写诗词,但着实不敢如此大胆,羞羞)。

  且看她那首《卖残牡丹》,“红英只称生宫里,翠叶那堪染路尘。及至移根上林苑,王孙方恨买无因。” 着实有些嚣张,有些自命不凡,毫不掩饰的心高气傲。

  同时,在这些诗作当中,也印证了上面两处记载的部分事实。可以肯定,鱼玄机是当时一位有才有貌的网红级女子。

  既如此,我们再来综合大部资料对鱼玄机的描写。鱼玄机,原名幼薇,字蕙兰,出生于大唐的都城长安。其父应是个有才的文人,否则鱼玄机的才气哪里来?她父亲去世得早,生活无着落之下,小小年龄的幼薇只得没入妓院里帮人洗衣服度日。也是在那里,她认识了温庭筠,一个影响了她一生的男人。

  风流才子温庭筠比鱼幼薇要年长很多,惜才的他见幼薇才情出众,又长相清秀,于是收她为学生,教她诗作。而那时的幼薇正处于一个女孩子开始生梦的年龄,得到了温庭筠照顾的她不免心底产生一些异样的涟漪,于是试探着向老师表露心迹。在上面的《早秋》、《冬夜寄温飞卿》《感怀寄人(寄温)》几首诗中,虽不明显,也确实可以看出一些心迹。

  温庭筠岂有不知,他是否给予了鱼幼薇热情的回应呢,从他的诗作里看不到。据说他是理智的,因为二人年龄的悬殊,他选择了退缩。为了转移幼薇的情感,他将她介绍给了当时的状元郎李亿,而自己选择了离开。

  李亿,字子安,大中十二年(858)戊寅科状元,才情自不必说。而当时的幼薇早已名动京城,很快得到了李亿的宠爱,将其纳为小妾。而才气逼人的李亿也终于得到了幼薇的感情,二人,度过了一段值得留恋的缱绻岁月。

  但,当李亿把幼薇带回家时,却遭到了其正妻的妒恨,幼薇的日子很不好过。幼薇作为小妾,她无能扬眉吐气地在李家生活,而李亿亦惧内,不能保护幼薇。万般无奈之下,李亿将鱼幼薇送进一座道观内做了道姑,并约定日后去接她。

  在道观里,鱼幼薇成了道姑,道号“玄机”。对李亿已经产生浓厚感情的幼薇,每日沉醉于深深地思念之中,她想着李亿的好,盼望着他早一日去接她,从此过上举案齐眉的正常婚姻生活。

  在道观里,她写下无数思念李亿的诗作,语言大胆赤裸,她丝毫不掩藏自己。“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如松匪石盟长在,比翼连襟会肯迟。虽恨独行冬尽日,终期相见月圆时。” “聚散已悲云不定,恩情须学水长流。”字字皆是她满满的思念,满满的期待。她这个时候的文字,是恋,是怨,还没有恨。

  思念的日子总是漫长痛苦的,更痛苦的是,漫长的思念等待之后,却发现竟是一场空,这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无疑是莫大的打击。很多女子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开始堕落并游戏人生。

  见等待无望,鱼玄机不再等待,由怨由恋慢慢转变成了恨。“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她的爱直接大胆,她的恨亦毫不掩饰。绝望之下,她开始改变自己。

  同时,她仍然是那个艳光的美貌才女,她的身边从来不缺仰慕的男人。这些男人,向她表达着似真似假的爱意,然而,经历过温庭筠和李亿感情洗礼的鱼玄机不再对男人抱有任何幻想,但为了生活,或是为了某种心理,她又与他们保持着若聚若离的状况。

  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何况本就那么耀眼的一位大才女,没有是非是不可能的。终于,是非之下,才女的人生掉入了一个无法救赎的无底深渊。

  按《三水小牍》里写的,任由堕落的鱼玄机因为怀疑侍女绿翘与自己的情人有染,而发恨将其活活打死,并狠心埋在道观的后面,后来被人发现,最终被处死。

  很明显,这段描写艺术创作的痕迹太重,理由很简单,绿翘既已经死了,她与鱼玄机的那些对话是如何得知的?难不成是后来自动招认的么?有谁会去这样招认?这个实在没有说服力。

  所以,经过种种资料,我个人推断,鱼玄机打死绿翘的事情应该属实,但至于是怎么打死的,为何打她却有着太多的可能。我实在不太相信,能写出那样优秀文字的女子内心会是如此狠毒。

  所以,我更愿意相信,或许是她一时失手打死了绿翘,害怕之下将其掩埋。而至于《三水小牍》为何要那样写,一样有太多的可能。

  总之,一代才女就这样殒落了,她的貌,她的才,她的情,她的恨,都本该随着她的离去一道消失。但是,却因为她的名,留给后人太多的感慨,既悲叹,又痛惜!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