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见深在位期间,有哪些为政举措?

  ,即,第八位,在位共23年,年号成化。他是长子,生母是孝肃周皇后。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正统十四年(1449年)后,朱见深被立为太子,景泰三年(1452年)被废为沂王。景泰八年(1457年),英宗因而复辟,朱见深再次被立为太子。天顺八年(1464年)登基即位。成化二十三年( 1487年)9月9日病逝,终年41岁。庙号宪宗,继天凝道诚明仁敬崇文肃武宏德圣孝纯皇帝,葬在明十三陵的茂陵。

  主要成就

  缓和矛盾

  朱见深即位后,平反了冤狱,恢复了于谦之子的官职。又不顾曾废掉自己的太子之位,以德报怨,恢复景帝帝号,追谥“恭仁康定景皇帝”,重修景帝之陵寝,博得了朝野的一片称颂之声。

  政治清明

  朱见深任用为少保、华盖殿,阁臣之中还有彭时、商辂等人,可谓是人才济济,朝政也比较清明。由于的辅佐,加之上述的一系列措施,朱见深在即位之初还是以明君的形象出现的。

  荆襄流民

  荆襄流民是以来困扰中央政府的一个大难题。荆襄流民主要集中在今天的郧县地区。该地万山环绕,又处于湖广、陕西、河南三省交界处,在元、明时是一个三不管地区。每当灾荒、战乱,这一带常常聚集近百万的流民。

  成化年间对流民的重视和安置,是因、石龙起义而起。政府在镇压了农民起义之后,任命原杰安抚流民,并设置了郧阳府,将流民用户籍的形式固定在当地,又设置了郧阳抚治,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一难题。

  西南起乱

  张志淳《南园漫录·孟密》一文。最后指出,“夫孟密之失,萌于毛胜,盛于钱能、王举,而成于万(安)、程(宗),终使再无以善其后。如此不识史书,其事可能不误否?”

  威宁之狱

  早在天顺中,石彪镇大同,请置城于威宁海,不果。在王越取得红盐池之战、威宁海之战、黑石涯之战、收橐驼城的胜利后。成化二十年,李晟上奏威宁海、河套可耕可牧,请置城移民,因以荐用旧臣,非所宜言,降调为,下狱。致使后世明朝北虏之众凡有三窟,一屯河套,近延绥;一屯威宁之北,近大同;一屯北口青山(开平兴和附近),近宣府。连岁窥伺。其中以威宁海部最强。

  绝道海路

  明朝成化、弘治年间撒马儿罕使臣由陆路贡狮、海道回国,又从海路入贡过程以及明廷的反应。表面上这是皇帝、宦官、政府官员对贡狮和贡路的争执,实际上反映了明朝中后期明朝对朝贡政策如何调整的问题。由于明朝大臣竭力反对,帖木儿王朝来华贡路复归于陆路。明朝也由此丧失了加强海路贸易的机会,为以后葡萄牙人东占满剌加留下了空隙。成化韦眷占极大因素。

  三大弊政

  

  西厂始立于成化十三年(1477年)。设立的地点就在西城灵济宫前面的一家灰厂内。西厂正式成立后,借用锦衣卫中的力量,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他的特务网络。西厂的特务人数,在当时比要多出一倍。东厂的太监尚铭,也不得不俯首听命于汪直。

  因此,西厂气焰非常嚣张,成立的当年就连兴大狱,逮捕了郎中武清、乐章、太医院院判蒋宗武、行人张廷纲、浙江布政使刘福、左通政方贤。明代各省的左、右布政使是从二品,品秩相当高。然而西厂却可以不经皇帝同意就擅自抄捕。这种情形让当时的大学士商辂、忍无可忍。商辂向宪宗建议,撤销西厂,主要的理由就是擅抄没三品以上京官。但是,同年六月,商辂和项忠就先后被罢免,西厂又恢复了。这一恢复,就一直到成化十八年(1482年)汪直失宠以后撤销为止。总共计来,西厂在成化朝的历史上存在了五年零几个月。

  成化朝的西厂,一方面是扩大了明代特务的职能与侦察范围,侦察的地点不限于都城、地方,而遍及南北边腹各地,这是此前的东厂所没有的;另一方面,宪宗之设西厂,无疑加强了皇帝对于特务组织的偏爱心理。后来的武宗,也就是宪宗的,就效仿他祖父的做法,非但重建西厂,又增设了。特务组织的存在,使原本属于厮役之流的旗尉,得以肆意凌辱大臣,也算是明代的创举了。

  皇庄

  从明代洪熙年间 [73] 设立皇庄,到明代后期派太监充矿监、税监,目的都是为皇室搜集更多的钱财来满足宫中奢侈的生活。

  “皇庄”之名始于宪宗朱见深。天顺八年(1464年),朱见深没收宦官在顺义的田地,设为“皇庄”。不过,皇庄并不单是皇帝一个人的庄田,而是包括皇帝本身、后妃、皇太子及在京诸王的庄田,也就是说,是皇帝及其妻、子的庄田。因此,皇子若分封后离京去了封地,在封地取得的田地,就不算是皇庄了。

  皇庄的设立,其实是开了明代土地兼并的先河。朱见深的皇庄,很快就遍布顺义、宝坻、丰润、新城、雄县等处。上行下效,皇帝既然带头兼并土地,、勋戚、宦官也请求皇帝赐土地,于是有王田、官庄。嘉靖初年曾在表面废止皇庄,改称官地,但不过是换汤不换药。因此,宪宗设置皇庄的做法,无疑在与民争富,是在毁坏王朝统治的经济基础。

  传奉官

  天顺八年(1464年)二月,即位不到一月的朱见深下了一道诏令,授予一位名叫姚旺的工人为文思院副使。这便是“传奉官”之始。“传奉官”是当时人们称呼那些不经吏部,不经选拔、廷推和部议等选官过程,由皇帝直接任命的官员。很明显,这违反了正常的手续,却只是为了满足皇帝或者后宫中某个妃嫔或宦官的愿望。这一举措对制度的破坏,带来了三个后果:

  第一,从此,皇帝视官爵为私物。只要皇帝喜欢,他可以随意地任用官员,从而破坏皇帝与官僚之间的平衡。宪宗自己,也往往一传旨就授官百数十人。对于士大夫们来说,官爵原是“天下公器”,皇帝这样的行为,无疑将官爵变成了“人主私器”。

     第二,传奉官既然是由皇帝直接任命的,也就说明其中大部分人是无法通过正常渠道获得官职的。对于一个文官政府来说,混杂着一大批出身于军人、僧道、工匠、画士、医官的官员,政府的文化认同性必然产生问题,政府运作中的冲突必然加剧。而传奉官中多数是一些佞幸之人,靠着结交宦官或者行贿的手段取得,他们的在职也就大大地败坏了吏治。

  第三,既然传奉官由宫中旨意直接传授,而又不需要经过吏部覆核,因此,掌握宫中大权的及太监就可以借皇帝之名,大行私利,卖官鬻爵。据说,梁芳取中旨授官,累计达1000人。传奉官的泛滥,引起了许多官员的不满。成化十九年(1483年),御史张稷上疏,谈及传奉官给朝政带来的混乱。张稷说,自有传奉官后,文官中竟有一字不识的,武官中竟有从来没拿过弓箭的,自古以来,有这样的政治吗?因此,官员们纷纷请求淘汰传奉官员。宪宗虽然有时也偶尔淘汰一些传奉官,但是总体上是传授的要比淘汰的多。

  恢复马政

  明初的马政也在经历了明英宗明代宗后开始败坏,为此,朱见深设立了纳马赎罪,将纳马赎罪正式归于司法条例,正因为如此,明代马政在成化时期恢复了元气,而马匹的增多,也对明代北方军队机动性提升奠定了基础。

  朱见深在位初年,国家经济与政局处于动乱中,在土木堡后由于谦建立的十团营制度,被复位后的朱祁镇废除,天顺八年,朱见深一上任就为此整顿军队,从在京部分入手,从天顺八年到成化二十一年,多次整顿军队,并且确立十二团营制度,将在京四十万部队划分为一等精锐团营与次等候补军队,如有老弱,均相互填补,清查军中劳役等状况。 [64-65] 对于有劳役重负以及隐匿等情况的军人,明宪宗进行相关减负以及清查处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